当前位置:主页 > 孕期检查项目 > 正文

出租子宫只为挣钱?怀着别人的孩子,远比想象

2019-06-17 09:15作者:佚名

  2018年2月份,澎湃新闻一篇《口述|我在柬埔寨找人代孕,生了个脑萎缩孩子》的文章引发了人们的热议:

  文中,一位来自贵阳的女子花了45万去柬埔寨找人代孕生子,好不容易看到了孩子,却被柬埔寨金边当作人贩子扣押在了柬埔寨。

  最终历经千辛万苦“偷渡”回国,去医院检查之后,却发现代孕出生的孩子天生患有“轻度脑萎缩”。

  

  然而,代孕中介竟然来了一句,“如果孩子有问题,可以退回重新生一个。”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在中介的眼里竟然成为了一个个的商品,是他们赚钱的工具,仔细想想,着实让人后背发凉。

  其实,柬埔寨于2016年10月开始禁止商业代孕,但因为代孕需求旺盛、利润很高,还是吸引了许多贫穷地区的妇女自愿在地下黑中介当代孕妈妈。

出租子宫只为挣钱?怀着别人的孩子,远比想象

  

  2018年6月,33名武汉代孕妇在柬埔寨金边的一栋别墅内被抓捕,这些武汉代孕妇都是代孕妈妈。柬埔寨警方给出的条件是让她们自己把生下来的孩子抚养长大,否则就要面临长达20年的监禁。

  强迫抚养武汉代孕新生儿虽然会让她们原本贫困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然而代孕妈妈和代孕宝宝之间产生的母子之情,同样让人唏嘘。

  他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非常的爱他

  许多代孕妈妈都至少分娩过一次,然而Thida却一次都没有过。

  在Thida二十多岁的时候,她与邻村的一个修理工结婚了,家境清寒的他们一直没有钱去生养一个孩子。

  

  直到有一天,一位代孕机构的代表来她们村子做宣传:帮外国人生一个小孩,可以得到1万美元(约人民币6万8千元)的佣金,并且代怀孕期间还全程住别墅有人看护。

  丈夫每个月只能赚到大概250美元(约人民币1700),一万美金足够她们改善家庭,生活也会有所起色。其代价也就是帮别人生个小孩而已。于是Thida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出租子宫只为挣钱?怀着别人的孩子,远比想象

  就这样,她的子宫里被植入了一对中国夫妇的受精卵。代怀孕之后,按照承诺,Thida被带到了金边一个看起来很豪华的小别墅里。

  

  这个别墅里除了她之外,还住着另外32个武汉代孕妇,以至于虽然是别墅,但是“房间挤到根本没办法走路。”这些有孕在身的妇女想来回走动一下都不行,并且,她们也不允许擅自走出别墅。

  然而到了6月份,她们在别墅里被警方抓捕,并且即将面临指控。

  

  10月份的一个夜晚,Thida分娩在即,她被送往了医院。

  当孩子出生之后,她想看一眼孩子长啥样,武汉代孕医生不耐烦的匆匆给她看了一眼就带走了。Thida说:“一想到我把他带到人世间的地方,竟然是有警察看守的医院,我就觉得很害怕。”

  根据柬埔寨的法律,只要是代怀孕的妇女,子宫里的代孕婴儿都是她的孩子,无论有无血缘关系。所以被捕后的Thida必须成为孩子的代孕母亲。

  

  武汉代孕医生把健康检查之后的孩子送了回来,Thida高兴极了,对代孕宝宝的照顾无微不至。

  几天之后,孩子的“亲生”父母来到了医院。

  Thida从医院的窗户里瞥见:孩子的父亲苦苦哀求,被带进了病房,而妻子则是外面守着。见到了孩子之后,孩子的父亲崩溃了,“他抚摸着代孕婴儿哭的撕心裂肺的,”Thida说,“对此我感到抱歉。”

  

  父亲和儿子共处了20分钟之后就离开了,这次碰面太匆匆,以至于Thida都没来得及跟他交换电话号码。

  一直到了12月份,Thida和孩子允许回家了,条件是Thida必须抚养孩子直到18岁成人。

  但Thida对此也无所谓,她认为这个男孩就是她的,即便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他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非常的爱他!”

  

  幸运的是,Thida的丈夫和婆婆都很喜欢这个小男孩。Thida说:“每次我丈夫下班之后都会和代孕宝宝一起玩耍。”

  Thida的婆婆对这个小外孙也是喜欢的不行:“他实在是太可爱了!就连他尖叫着要别人和他一起玩都是这么的可爱!”

  谈到未来,Thida很乐观:“有了这个小宝贝之后,我和丈夫打算开一家杂货店,虽然不知道钱从哪里来,但是我们会努力的。”

  

  “在他18岁之前,我们不会告诉他,他是代孕生出来的。等到他成年的时候,对于他是否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我们也不会干涉。”

  但是现在,Thida已经把他当作自己亲生的了,“就算他的亲生父母过来,也不能把他从我身边带走了。”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像我一样长大

  一些像Thida这样的妇女已经开始接纳他们的孩子,但是还有一些代孕妈妈,还是执意的要把孩子给送走,并且不要钱,Va-Tei就是其中之一。

  Va-Tei去年也生下了一个孩子,虽然有条例在前,她依然执着的与孩子的父母取得了联系,孩子的父母是一对美国同性恋情侣。

  

  为了帮助孩子离开这个国家,Va-Tei不得不给他办了一张护照。在移民局,她遮住了孩子的脸,以至于移民局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孩子没有柬埔寨人的特征。

  

  在惊心动魄的办理完护照之后,她立刻踏上了飞往新加坡的旅程:Va-Tei和孩子的“父母”约定在新加坡见面。

  到达之后,她看见了孩子的“父母”,然而很明显的,他们并不相信她,并且对Va-Tei抱有敌意。她说:“那是我最后一次抱着孩子,这对情侣根本就不相信我,所以我不得不用蹩脚的英语跟他们说别担心,我不会把孩子抱走的。”

  

  Va-Tei和这对情侣一起去了机场,一路上他俩都和Va-Tei保持着距离,他们没有跟Va-Tei说话,一直在逗孩子开心。

  就这样,两个人带着孩子飞向了美国,而Va-Tei则一个人孤独的返回了柬埔寨。从此世界两隔,此生能不能再相见也难说了。

  更让人难受的是,Va-Tei一直没有记住美国“父母”给孩子起的名字,“很长,很难发音,我只记得一点,我只记得发音ni-co-la”

  

  除此之外,她还把代孕宝宝唯一的一张照片送给了这对情侣。以至于现在她只能凭借记忆来记住孩子长大的样貌了。

  即使是要面临20年的牢狱之灾,即使是这对美国的情侣对她始终都抱有敌意,Va-Tei还是执意选择把孩子送走。

  不是为了钱,Va-Tei说:“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跟我一样长大,在这个艰苦的环境里,没有受过教育。”

  

  “我希望他能有一个很光明的未来,他可以找到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养活自己。即使他不知道有我这个把他生下来的妈妈,那也没有关系。”

  在我们的印象里,提起代孕妈妈,总有人认为她们是出租自己子宫来换取金钱的生产机器,甚至出现了“残次品”,大不了“退货”她们还能再生一个。

  在大多数人眼里,代孕妈妈们一心只想着赚钱去改善生活,没有感情。

  

  然而当人们走近去观察和了解她们的生活,便会发现,真相并非如此。这些代孕妈妈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她们也都有着自己的感情,也明白生命的重量,不是人们所想的那样唯利是图,也不是人们所说的那般铁石心肠。

  俗话说,孩子都是代孕母亲的心头肉。虽然代孕妈妈和孩子没有血缘上的关系,但这些幼小的生命,也是自己怀胎十月,忍着痛苦、悉心照料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强烈羁绊,也不是轻易说断就断的。

  因此,我们也愿意相信,如果不是迫于生活,她们之中,一定有许多人会成为好妈妈。

代孕妈妈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